betway88必威

是谁隐瞒了武汉大疫情?

这次疫情给国家造成了重大损失,且损失仍然在继续……痛定思痛!我们需要深刻反思,总结教训。有疾控专业人士发现了一些问题,产生了一些疑问。我帮助整理如下。观点不一定正确,但是提供了思路:

一、有消息称,2019年10月中国科学院武汉病毒所P4实验室的研究人员,在武汉市疾控中心送来的病例样本中识别出一种从来没有见过的病毒,研究人员对病毒进行了分离、测定RNA、排序,确认是一种新型冠状病毒。

这条消息非常重要,请调查是否线日微信公众号《医学界》发表了一篇文章《新型冠状病毒是这样被发现的……他们惊呼‘这跟鼠疫一个级别’》。文章没有署名,作者讲述了他在2019年12月26日发现类似SARS的新型冠状病毒的过程。

作者说他们的数据共享给了中国医学科学院病毒所。29日、30日公司领导亲自去武汉跟医院、疾控中心的领导当面汇报交流。12月30日另一家公司直接发布了检测到SARS冠状病毒的报告,那家公司共享了序列,作者分析后证实两家公司检测到的是同一种病毒。2020年2月7日《医学界》发表纪念李文亮的文章,又提到此事,质问“生物信息学专家的意见为何没有人听?”

不明原因肺炎更是监测、报告的重点。一直以来这套系统运行良好,她认为有必要关注、追问这套传染病疫情报告响应机制在此次疫情中的运行情况。杨功焕介绍,SARS之后,中国疾控中心试图打造综合的监测系统,最先建立起来的就是传染病网络直报系统,这套系统“横向到边、纵向到底”—横向覆盖全国,纵向“到乡镇卫生院的电脑里都可以看到这个网络系统”,只要发现了传染性病例、尤其是不明原因肺炎,医院都要直接在这套系统上报告病例,包括中国疾控中心在内的各级疾控部门都能在第一时间了解情况。

中国疾控中心有一组人专门监测、每天写分析报告。一旦发现不明肺炎在一个地方超过5例,就自动触发核查机制:由中国疾控中心派人去进行流行病学调查、病人访视、采集样本。杨功焕强调,这套网络直报系统并不是逐级报告,只要医院报告了病例,中国疾控中心在第一时间就应该收到。

武汉市长周先旺在2020年1月26日的新闻发布会上通报,“这次疫情是12月27日接到报告的,接到报告后,经过溯源,确定第一位病人是在12月12日确诊的。12月30日,国家卫健委接到报告后就组织了专家组,一直工作到现在。”

网络直报系统是否发挥了预警作用?国家卫健委派出专家组是因为网络直报系统触发核查机制还是因为接到湖北省的报告?请中国疾控中心公布网络直报系统收到湖北省不明原因肺炎病例报告的时间。

张继先认为,“一般来说,一家人来看病只会有一个病人,不会三口同时得一样的病,除非是传染病。”除了这一家三口,还有另外一位病人。张继先给这些病人做了相关检查,排除了流感。27日张继先向医院做了汇报,医院立即上报江汉区疾控中心。

张继先敏锐地意识到情况不对,立即又向医院做了汇报,建议多部门会诊。院感办和院长觉得问题不容忽视,又向区里和市里进行了汇报。

专家们一致认为这种情况确实不正常,要引起高度重视。夏文广副院长立即决定:直接向省、市卫健委疾控处报告。

省、市卫健委疾控处快速反应,指示武汉市疾控中心、武汉市金银潭医院和江汉区疾控中心到湖北省中西医结合医院开展流行病学调查。2020年2月1日,长江网记者多方求证,各方信息源均证实湖北省中西医结合医院最早上报疫情。但我不太认为12月27日武汉市政府接到的就是湖北省中西医结合医院的报告,4例患者一般不可能引起重视,

武汉市卫健委很可能还接到了其他医院的报告,认为事态严重上报给武汉市政府。所以公开12月27日武汉市政府接到的报告非常重要,它能反映当时的真实状况。

五、沉痛悼念李文亮医生!2019年12月30日下午5点多,武汉市中心医院眼科医生李文亮在同学群里发了一份“检出高置信度阳性指标 SARS冠状病毒”的临床病原体筛查结果报告和患者胸部CT,说“华南水果海鲜市场确诊了7例SARS ,在我们医院后湖院区急诊科隔离”。一小时后,他补充说“最新消息是冠状病毒感染确定了,正在进行病毒分型。”

12月31日凌晨1点半李文亮接到电话通知,让他去武汉市卫健委。当时卫健委正在连夜开会,中心医院的领导、医务室主任都参加了。李文亮没有参加会议,在其他房间等待。会议结束后,医院领导问了他一些问题。上班后李文亮被叫去医院监察科,医院领导反复问他消息来源,要求他写一份对传播不实消息的反思与自我批评。

也是在12月30日,武汉协和医院肿瘤中心医生谢琳卡在微信群里说:“各位老师好,我传染病院的师妹发在我们同门群里的消息:近期不要到华南海鲜市场去,那里现在发生了多人患不明原因肺炎(类似非典),今天我们医院已收治了多例华南海鲜市场的肺炎病人。大家注意戴口罩和通风。”

12月30日,武汉市卫健委下发了《关于做好不明原因肺炎救治工作的紧急通知》,文件要求“未经授权任何单位、个人不得擅自对外发布救治信息”。

2020年1月1日,平安武汉发布消息称8名散布谣言者被依法查处,很多媒体进行了报道。网传8名散布谣言者都是医生,已证实的有李文亮、刘文、谢琳卡。他们发微信都是为了提醒同学、同事做好防范。李文亮说确诊了7例SARS肯定不对,但这也只能说他发布的信息不准确,绝对不能说他造谣啊。谢琳卡的话更是一点儿毛病都没有。公安局从严从快进行查处,我认为很可能是武汉市政府的要求。

根据李文亮的经历可以推测,武汉市卫健委可能知道公安局要查处李文亮等人,但卫健委不仅不站在科学、公正的立场做出解释,反而可能默认或者支持市政府的决定。

2020年1月3日武汉市卫健委发布通报:2019年12月以来,我委开展呼吸道疾病及相关疾病监测,发现不明原因的病毒性肺炎病例,截至2020年1月3日8时,共发现符合不明原因的病毒性肺炎诊断患者44例。

2020年1月24日,《柳叶刀》刊登了两篇关于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的论文,其中一篇的主要内容是41例确诊患者的临床特征分析。41例患者中有27例存在华南海鲜市场暴露史,14例无暴露史,最早发病时间为2019年12月1日,最晚为2020年1月1日。

我梳理了这些消息之间的关系。12月27日武汉市卫健委向市政府做了汇报,但直到12月30日才下发《关于报送不明原因肺炎救治情况的紧急通知》,

只清查统计近一周接诊过的病人可能是武汉市卫健委犯下的重大错误,严重影响了判断和控制疫情。

12月31日卫健委根据医院上报的数据发布通报,由于公布的是与华南海鲜市场有关联的病例,所以是27例,这与论文中27例患者存在华南海鲜市场暴露史相符合。1月3日的通告公布的是全部病例,所以变成了44例。1月5日的通报中最早发病时间为12月12日,最晚为12月29日;论文中最早发病时间为12月1日,最晚为1月1日;1月11日专家解读最早发病时间为12月8日,最晚为1月2日。到底哪个准确?为什么会不一样?

1月11日的通报和专家解读都说自1月3日以来没有发现新发病例,那怎么解释1月3日通报44例、1月5日通报59例?我认为有两种可能,1、医院补充上报遗漏的患者15例,由44例变成59例,后来做核酸检测确诊了41例。2、1月3日、4日新增15例,但只有44例做了核酸检测,确诊41例;这15例没有及时做核酸检测,不确诊就不算新发病例。

全市没有新增病例,让人难以置信。如果是第二种可能,既证实了武汉市政府、卫健委通过不做核酸检测、不确诊的办法瞒报疫情,又会得出一个非常重要的结论,44例临床诊断为不明原因病毒性肺炎的患者有41例确诊为新型冠状病毒肺炎,临床诊断对判断疫情能起到非常重要的作用。

2020年1月12日至16日武汉市卫健委每天发布的通报都是无新增病例,累计报告41例,累计追踪密切接触者763人,密切接触者中,没有发现相关病例。

2020年1月18日00:10武汉市卫健委发布通报,1月16日0—24时,我市新增4例病例,累计报告45例,累计追踪密切接触者763人,密切接触者中,没有发现相关病例。同时发布的《关于我市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防控工作有关情况》露出了马脚:1月16日,利用国家刚下发的诊断试剂盒检测出的结果,新认定病例4例。

2020年1月19日00:43武汉市卫健委发布通报,亚搏手机版app下载1月17日0—24时,新增病例17例,累计报告62例,累计追踪密切接触者763人,密切接触者中,没有发现相关病例。

2020年1月20日02:42武汉市卫健委发布通报,1月18日0—24时,新增病例59例;1月19日0—22时,新增病例77例。 截至1月19日22时,累计报告198例,累计追踪密切接触者 817人,密切接触者中,没有发现相关病例。

我筛选出以下病例,王某,男,75岁,11日入院;刘某,男,82岁,14日入院;袁某,女,70岁,13日入院;王某,男,86岁,9日入院;周某,男,65岁,11日入院;詹某,男,84岁,10日入院;殷某某,女, 69 岁,14日入院;李某,男,36岁,9日入院;张某某,男,73岁,5日入院;刘某某,男,81岁,13日入院;刘某某,男,66 岁,11日入院;张某某,女,67岁,12日入院。这些患者都是1月14日之前入院,为什么没有及时确诊?为什么18日之前一直通报无新增病例?这仅仅是从4天的死亡病例中筛选出来的,全部病例中14日之前入院的患者应该更多。

至1月20日,武汉市卫健委的通报一直坚称密切接触者中,没有发现相关病例。

因为没有发现人传人的证据,所以密切接触者中就不能有人发病。1月9日中午,李文亮收治的1例患者发热了,CT提示病毒性肺炎,其他各项指标都符合不明原因肺炎的标准。李文亮和同事们立刻上报医务处和院感办。专家组的人说他们无法决定做不做核酸检测。

李文亮在接受《财新》记者采访时说,他收治的患者在诊断出病毒性肺炎后,不仅他病了,照顾患者的家属也先后出现发热症状,这让他确信明显存在人传人。李文亮很疑惑武汉市卫健委的通报为什么一直说没有人传人,没有医护感染?

1月6日至10日武汉市召开两会,1月11日至15日湖北省召开两会,这期间一直没有新增病例。从1月16日开始,新增病例迅速增加。难道病毒有政治觉悟?还是人有政治觉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