抵制中国商品一年后疫情下的印度全民疯抢中国制造

【海底商业奇谈】系网易新闻网易号与【海底青年】联合出品,内容独家发布在网易号平台,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中国商人李炳忠每天盯着印度疫情的数据手心流汗,但还是选择继续坚持。因为此时,印度排名第二的电商网站Snapdeal上,中国品牌Realme手机和手电筒式的性用品反而被抢购一空。

和一年前爆发的大规模抵制中国商品活动形成鲜明对比的是,Snapdeal网站、印度销量第一的Realme手机和那款卖断货的性用品,全都是来自阿里、腾讯、以及OPPO等中国企业控制的品牌。

曾因DVD淘汰而下岗的李炳忠,靠印度市场打了个翻身仗。把Realme手机卖到全印度销量第一,被印度人奉为“最具性价比的强大手机”。

和他有着类似经历的众多中国企业家,已经把中国制造渗透到了每个印度人的生活里。连号称“印度人从出生到死都绕不开”的塔塔集团,也没能抵挡住中国资本入侵印度的脚步。

而对印度政客来说,疫情是把双刃剑,国民大量感染的同时,也让莫迪嗅到了从中国企业中突围的机会。

这是李炳忠加入步步高视听电子有限公司学到的第一条准则,在这个把“敢为天下后”作为企业经营理念的公司里,李炳忠习惯闭上嘴,用产品导向的思维埋头做技术。

2000年加入步步高的李炳忠无需考虑企业的发展,因为远在美国遥控的创始人段永平,早就把步步高的未来规划好了,他要求步步高的员工做到“本分”就好。

同一时期的邻国印度,互联网创业的火种已经由6个刚过而立之年的印度男人种下了。他们合伙建立了印度第一家线上零售平台Fabmart,它比阿里巴巴的淘宝网创立还早了4年。

很可惜,这个只卖音乐光盘和廉价杂货的网站对印度来说太过超前。当时,印度的互联网还没普及,在线支付也几乎不可能,Fabmart的生意做得非常艰难。

这六个创业的中年人不甘心失败,转身开设了一家名为Fabmall的实体零售店。因为价格便宜,反而比网站做得更好。到2006年,实体店已经在全印度开设了150家,并从很多风投募集到了超过 900 万美元融资。

而在喜马拉雅山脉另一侧的中国,阿里巴巴已经通过电商业务实现营收2.19亿元,并且表现出更强的上升趋势。

靠风投“赚”到第一桶金的Fabmall创始人内部在这时出现了矛盾,五个人想要套现离场,因为网站被“欺诈、欺骗和盗用”困扰,实在无法盈利。只剩下K Vaitheeswaran一个人还想要再坚持一下。

到了2010年,Fabmall已经濒临破产。而中国的阿里巴巴市值已经700亿港币,马云、李彦宏等互联网新贵也登上了福布斯富豪排行榜。

这一年,步步高的李炳忠也迎来了人生的第一个高点。几年时间里,李炳忠凭借出色的工作能力迅速从主力工程师、开发主管、研发项目经理一路坐上了步步高视听电子有限公司总经理的位置。这时的步步高DVD 也成为行业里无法被撼动的巨无霸。

但李炳忠却高兴不起来,因为2010年中国智能手机迎来井喷式发展,DVD突然没人买了。

董事会上,李炳忠第一次坦诚地跟董事们解释了行业的未来,经过讨论,大家一致同意把DVD业务停了。

没有了业务,李炳忠转身加入了卖MP3起步的兄弟企业OPPO。OPPO手机业务那时正迎来快速发展的势头。

2011年,Fabmart六位早期创始人中的四位又聚到一起,因为他们发现,印度互联网用户开始成倍增长,这对于心心念念的电商业务来说,机会来了。

这四个人共同创办了全新的电商网站BigBasket。这家网站吸取了过去的失败经验,迅速在印度市场站稳了脚跟。因为模式与中国的京东类似,被称为“印度京东”。

而Fabmall则没有那么幸运,因为背负巨大的债务包袱,在黎明来临前的至暗时刻终于倒下了。

那个坚持到最后的创始人Vaitheeswaran在接受采访时,向BigBasket的那四个前合伙人喊话:“印度本土电商,永远无法赚钱。”

2013年,当中国智能手机厂商怀着对印度和东南亚市场的巨大进取心,吹响进入新市场的号角时,OPPO海外业务刚刚起步,李炳忠受命出任OPPO海外业务负责人。

在这个全新的、整个公司尚未踏足的领域,李炳忠带领OPPO外销团队开疆扩土,先后进入东南亚、南亚、非洲、中东等30多个新市场。

2015年,李炳忠盯上了新兴的印度市场。除了积累下的外销经验,另一个重要原因是,

印度本土电商在互联网普及的进程中迅速发展,廉价高效的购物方式被越来越多的印度百姓接受。但快速扩张导致资金和经验都出现巨大缺口。

于是在印度政府的促成下,2015年8月,市值四万亿的阿里巴巴以2亿美元入股印度第二大的电商Snapdeal。

拥有了Snapdeal的股份,阿里巴巴顺势将电商的触手伸向了全印度,不仅向Snapdeal提供了阿里丰富的数据经验,还帮助网站引入了众多中国品牌。

李炳忠敏锐地觉察到了这个机会,迅速召集了十几个人的海外团队,针对印度市场开发了一款新产品——“自拍专家”F系列。

产品开发好了,销售网络也有了熟悉的淘宝味道,李炳忠提前备好了货,把广告挂在网站上,吊足了印度人的胃口。

这款产品让印度用户可以通过手机拍摄具有美颜效果的照片,对于刚开始熟悉社交媒体的印度用户来说,吸引力远超其他同类产品。OPPO“自拍专家”F系列迅速成为印度市场排名第二的品牌。

阿里巴巴也通过小米、OPPO这些国内企业取得的成功,坚定地增加在阿里巴巴的投入。因为对阿里巴巴来说,购物、支付、物流,是阿里铁三角式的核心赢利点。将国内的业务全部复制到印度,才能牢牢控制住这个新兴市场的电商江湖。

2015年9月,阿里巴巴和印度最大移动支付和商务平台Paytm发布联合声明,宣布阿里巴巴集团及其旗下金融子公司蚂蚁金服将向Paytm注入新资金。

阿里则称这是一项“战略性的”投资。至于为什么是战略投资,因为早在年初,阿里巴巴就已经拿到了Paytm母公司One97 Communications的25%股份,根据印度相关法律,这样的投资交易必须得到CCI(印度竞争委员会)的许可。

而面对民族自尊心极强的印度,阿里只能选择战略投资这种不干涉企业经营的低调态度。

阿里巴巴顺利拿到了许可,成为拥有一亿用户的Paytm持股份额达40%的隐形大股东。

2016年,印度电子商务物流公司XpressBees成立,每天的运送单数超过6万单。已经拥有了电商和支付平台的阿里巴巴再次出手,投资1亿美元把XpressBees打造成印度的菜鸟驿站。

另一家中国巨头企业腾讯也没闲着,2016年8月,腾讯和富士康参与了社交软件Hike Messenger的新一轮融资,这轮融资对该公司的估值达到14亿美元。

Hike Messenger用户数超过1亿人,月发送消息400亿条。腾讯靠即时通讯软件在国内成就霸主地位的模式,很容易在印度复制成功。

一时间,OPPO、华为、小米以及其他中国商品全部走上了印度的大街小巷,以至于去过印度的人,都有身在国内城镇的错觉。

2018年2月9日阿里巴巴领投印度电商龙头BigBasket3亿美元,一同参与竞争的还有亚马逊和Flipkart。为了顺利拿下BigBasket,马云拿出了国内企业围标的伎俩,安排阿里巴巴、Paytm Mall同时与BigBasket谈判。因为不管哪家公司谈成,背后的老板都是马云。

就在BigBasket创始人哈里·梅农左右为难时,马云见到了这位戴着眼镜,谨慎小心的创始人。马云向哈里·梅农抛出了一个问题:“你想要BigBasket成为一家伟大的公司,还是想拿一大笔钱提前退休?”

很快,哈里·梅农选择了阿里巴巴作为投资方。因为阿里给出的条件依然是诱人的“战略投资”,比起亚马逊想要百分之百收购的想法,哈里·梅农觉得自己“还没有累,还能继续经营企业。”

中国企业在印度攻城略地,已经在不知不觉中占据了印度互联网的所有头部位置。

2018年5月4日,李炳忠离职创办手机品牌realme。他发现即便在印度这样的电商占比达到了35%以上、性价比似乎是关注重点的市场,消费者仍对产品的性能和设计有更多期待。

李炳忠认为,打造一个年轻人喜欢的一个品牌。为习惯在互联网上购物的年轻人提供设计非常精美,同时性能强劲、参数较高、品质非常好、服务也不错的产品,是一个好的机会点。

“我还是喜欢去探索未知的领域,如果有一个更有挑战的工作。那我愿意做这样的事情。” 在OPPOCEO陈明永的办公室里,李炳忠坦诚地跟这位上司沟通。陈明永听完他的解释,只说了两个字:“干吧。”

于是,完全依靠OPPO生产体系和供应链的realme手机成功登陆印度市场。2018年5月16日,realme旗下首款产品realme 1在印度一上市就在首销当日卖了12万台,亚马逊印度平台开售两分钟秒空;以4.5分成为“亚马逊畅销排行榜”评分最高的手机。

一位名为Sachin的购买者在对realme 1的评价中写道: “在这个价格范围内真正卓越的手机!!如果您的预算在10k以内,可以盲购这款手机。优点:相机很棒,经常使用情况下电池续航一整天,面部解锁工作正常,指纹解锁比大多数旗舰手机更快。”

据canalys数据显示,realme目前已成为印度市场上排名第一的新锐手机品牌,在印度的粉丝数量也已经突破300万。

中国企业占领印度的这种局面持续到了2019年,这一年Bigbasket再次获得CDC集团领导的一轮投资的1.5亿美元资金,CDC集团的拥有者是阿里巴巴和英国政府。

2019年7月,TikTok母公司字节跳动全球政策总监负责人Helena Lersch向媒体透露,2018年全年字节跳动在印度短视频市场投资了1亿美元,而且未来3年还将在印度投资超过10亿美元。

这款海外版抖音吸引了超过3亿用户,通过展示平民生活吸引了包括政府在内的许多内容创作者入驻。

北阿坎德邦警察局,就在TikTok上发布了一系列安全宣传视频,包括女性自卫术教学和交通安全须知等等。

警长Ashok Kumar说:“我相信TikTok的存在使得警方和民众拉近了距离,之后还会制作更多视频来帮助女性和青少年提高社会安全防范意识。”

印度网红Mr. Faisu更是通过TikTok斩获全平台最高人气,连带矩阵账号“07队”都跟着一起火了起来。

印度成为字节跳动的抖音海外版扩张效果最好的国家。张一鸣不止一次夸赞印度团队的努力。

2019年,印度互联网用户超过5.6亿,渗透率达到41.8%,移动互联网占96%。4G用户3.88亿,占总网民数的87%,超过5亿人口通过智能手机使用互联网服务。

2025年,印度的智能手机用户预计将达到10亿,英语网民2亿左右,其中88%的用户把上网时间花在了APP上,李炳忠的智能手机品牌都成了这轮移动互联网潮流的受益者。

莫迪觉得,中国企业在印度的快速成长,将会摧垮印度传统夫妻店等小实体。更重要的是,他需要为印度树立一个全民公敌,让印度普通老百姓不再在意种姓制度的不公平,转而激发民族凝聚力一致对外。

这样才能继续稳固莫迪在印度国内的地位。与其继续让中国企业在印度分享10亿人口的红利,不如把市场让给美国,由美国来打击中国这个莫迪的假想敌。

2020年,疫情在全球暴发,在Paytm工作的中国职员Rimland和另一名来自阿里的同事在印度的工作都不得不暂停了下来。他俩一商量:不如做志愿者,协助打通海外抗疫物资尽快抵达武汉,包括从印度搜集医疗物资信息。

可没想到,印度政府突然发布官方禁令,禁止出口口罩、防护服等中国急缺的防疫物资。

Rimland很着急,他们的物资已经完成对印度公司付款且物资已经到达德里和孟买的机场仓库进行清关。没想到在这个时候被扣,摆在面前的选择不多,要么通过行贿海关通关,要么就烂在仓库,或者贱卖回给印度贸易商,或者被印度政府以某种名义进行强制征用。

一群人守着仓库一直耗到了6月29日,结果没等来放行,却等来了印度政府在没有任何法律依据和事先知会的前提下,悍然封禁59款中国APP的决定。这批封禁的APP包括抖音海外版TIK TOK,微信海外版WeChat,快手海外版Kwai,UC浏览器等应用。

印度政府这样耍流氓的原因,除了疫情,还有边境上的冲突引起国内民众抵制中国的情绪。Rimland知道,这批物资肯定保不住了。

到了8月,事态还在进一步恶化,被封杀的中国APP超过300款,主流的头部公司和细分领域的初创公司基本上被团灭。

像Rimland这样在印度工作的人都开始感叹:未来10年,中国APP不可能再回到印度了。所有承载中国互联网公司出海印度这个10亿级人口市场梦想,都卒于2020年,且十年内都不可能复活。

4月份,中国已经累计向印度出口呼吸机和制氧机26000余台,监护仪15000多台,医药材以及药品近3800吨。印度制氧机的订单已经超过了7万台。在中国企业被印度打压排斥的同时,中国企业却积极为印度备货生产防疫物资。

在印度新闻上,几乎找不到任何有关中国的援助信息。这让很多同胞感到愤慨,觉得帮助了一个不识好歹的白眼狼。但印度政府也有苦衷,中方提供的物资虽然供应充足,但是价格却比疫情前高出了不少。

相当于花了更多的钱,来采购救命的物资。而这个物资还只有之前被当做仇家的邻居有。

对此,中国发言人的解释很值得玩味:“价格上涨的主要原因有三个,第一,需求上涨影响了全球的供应链。第二,需要从欧洲进口的原材料,因为供给不足,导致产能受到了影响。第三,印度广泛表达需求,导致需求被市场过分放大,影响了市场秩序,推高了价格。”

绕来饶去,都回到了一个问题上,那就是:我们愿意帮忙,也只有我们能够帮忙,但价格贵了是你们自找的。

更令莫迪们感到绝望的,除了疫情下的富士康停工导致无法完成苹果的产能要求。更要命的是,Snapdeal网站上排行前列的热销手机几乎都是清一色的中国品牌。

2021年4月,雷军旗下顺为资本投资拥有ShareChat超过8%的股份,小米拥有6.84%的股份,老虎环球控股持有3.67%的股份。值得一提的是,老虎环球在助力包括ShareChat在内的几家公司晋升为独角兽的过程中还发挥了重要作用。

而腾讯则以2.25亿美元可转换债券的形式参与了ShareChatE轮融资。就在TikTok被禁后,ShareChat推出了一款类似的名为Moj的短视频分享应用,截至目前,该应用的下载量已超过5000万次。

当塔塔集团想要收购阿里巴巴在BigBasket的股权消息被放出时,印度民众一度欢呼:终于赶走了中国企业。

但他们没料到的是,中国企业早已经从互联网将业务延伸到物流、基建、制药等各行各业。就连印度人引以为傲的塔塔汽车,也打算把路虎捷豹卖给中国企业。

这些,莫迪和李炳忠心里都清楚。唯一不同的是,莫迪为了选票打算硬扛到底。而李炳忠坚持留在印度,则是因为确信realme手机必将在印度取得更大的成功。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